道酿北京店开业,王厂长送200杯啤酒请你一起来剪彩

作者:周sir 2017.04.25

0   0  0

编者按:密切关注我们读者肯定知道,imbeer 与成都道酿的关系非常好,合作很多,出品的相关内容也多。我们特别推崇王睿,因为我们喜欢他,他代表了精酿啤酒行业中最平(diao)凡(si)的群体,他的经历更是丑小鸭逆袭的标准案例。他给了我们力量,我们也希望把这份力量传递给你。

作者:周京生

责任编辑:赵晨


我做精酿啤酒,巧合,绝对是个巧合。


我的前半生认为做 DJ 是我唯一的爱好和成就,但后半生,我要献给啤酒。


我叫王睿,我在成都,我以前是做音乐的,现在在做精酿啤酒,经营一个小型啤酒厂。


01



音乐


2004 年,王睿在酒吧做 DJ,很多粉丝的的那种。他的生活混乱,经常在烂醉在夜店里、酒吧里、KTV 里,不知道为什么而喝,可能仅仅因为艺术家就应该这样。


做音乐很酷,但他没办法靠音乐养活自己,而且那不是生活。所以王睿又跑去了一家 IT 公司,做起了程序猿,白天照猫画虎的过着普通人的生活,晚上红色内裤外穿变身万人迷,继续寻找着自己,收入也依旧微薄。


父母对他失望透顶,一个进酒吧会有人上来给他鞠躬的儿子,一般都得不到父母的认可。尤其是王睿后来喜欢上了自己酿啤酒,这种要去跟传统体制开战的异想天开简直要了父母的命,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想去跟青岛燕京哈尔滨手里抢生意,我们这一辈子怎么教出这么个傻蛋。


唯一理解和支持王睿的人,也许是他后来的太太,曾经的迷妹,后半生的支柱。你要知道,艺术家往往都缺乏母爱,他们都是巨婴。


02

学费


2008 年,王睿认识了在成都生活的美国人 Mark,他给王睿尝了自己酿的啤酒,这瓶啤酒改变了王睿的人生线路,他知道,他在酒吧喝到的那些各式各样的进口啤酒,是可以在成都酿出来的。


王睿几乎是立刻就决定要跟 Mark 学习自酿啤酒,他拿出了自己全!部!积!蓄!以 500 块钱每小时的标准正式开始跟 Mark 一起酿酒。但!是!两人的师徒关系只保持了一天,因为个人原因,Mark 第二天就回国了,而且再!也!没!有!回!来!留下了这个对酿造、对微生物知识完全一窍不通的王睿,就像留下了中国精酿啤酒的火种。


王睿疯狂的陷入了酿造啤酒的乐趣中不能自拔,用家里的锅碗瓢盆,模仿着 Mark 给他演示的一个个步骤开始自己酿造啤酒。有个时段他逢人就拿出自己酿的啤酒给人喝,但除了冷嘲热讽以外没有任何肯定,那时候只有王睿自己觉得这事是走得通的。


冷嘲热讽也来自于当时的啤酒行业内部。王睿加入了好多啤酒行业的 QQ 群,专业人士一听,“神马?自己在家酿啤酒?不可能,不可能,不可能。”“你知道酿啤酒的专业度有多高吗?”“你的设备工艺差太远了。”


同样难的还有原材料和设备,如果酒花和酵母都从美国空运,那酿酒的成本将高的吓人,但找到大型原材料公司去一次只采购几十公斤麦芽,买一两袋酵母,谁理你。专业的酿酒设备就更难在国内找到,很多只能自己动手做,王睿甚至连水封单向阀都是自己做的。


所以,Mark 给王睿留下的,实际是巨大无比的一个坑。但是王睿都扛过来了。


03

商业化


2009 年,王睿完成了人生的两件大事:结婚和辞职,然后他花掉了所有积蓄买了一套 200L 的酿酒设备开始在一个三无的黑作坊里面酿啤酒,正式开始商业化生产。成都丰收酒厂正式成立。


两个朋友给了王睿巨大的支持,让他可以在自己的餐厅里卖啤酒。可是啤酒本身的不稳定,设备的不稳定,人员的不稳定,一切的一切都让王睿的啤酒看起来完全卖不出去。卖工业啤酒的那些人看到王睿都皱眉头,这个没受过正规系统的教育、没有老师、完全靠自己瞎琢磨出来的屌丝,是怎么蹦出来的。


酒厂在很长的一年多时间里一直是在严重的亏损,酒被退货,扎啤机因为误操作修都修不好,丢掉所有订单。所有人都不相信王睿能成功,除了他太太。


太太是支持他的,帮他研究包装,设计形象,甚至大半夜跟王睿一起跑出去客户那里解决设备出现的各种问题,两个人一起商量这生意应该如何进行下去,现在看,没有太太的支持,王睿早就倒下了。


那时候他们主要的三款产品分别是比利时小麦、世涛和美式 IPA,一点点研究进步,一点点扩大业务,终于到 2012 年营收平衡了,2013 年又第一次出现了断货。


现在看起来,王睿很庆幸自己没有接触到德式啤酒教学的那一套,从 Mark 开始到后来他在网络上接触的各种教程、论坛,都是美国风格,所以他的啤酒在最开始虽然达不到大家期待的水准,但方向从最开始就紧跟世界的潮流,而没有被德式啤酒带跑偏。


04



建厂


2013 年,在频繁出现产能不足造成的断货情况之后,在王睿和太太开了一次家庭会议——到底增加两个小发酵罐慢慢发展,还是来票大的拼上一把。


艺术家的直觉和太太的无条件支持告诉他们,拼一把才是王睿。所以从 2013 年 8 月开始,两个人通过家人、通过抵押借贷,筹集了 200 万,在成都温江的科技园区租用了一个厂房,购进了一套 2000L 的设备,王睿正式成为了别人嘴里的王厂长。


解决了产能不足的问题,成都丰收酒厂就此开始了快速发展,从 2009 年的入不敷出,到 2013 年的开始赚钱,王睿在这个行业里面摸爬滚打了四个年头,他几乎做过所有行业内开先河的事情。包括拿下生产许可证。


说到生产许可证,这是另一个他被人叫做王厂长的原因。2013 年那个阶段,无论是高大师、熊猫精酿,还是沫颜、拳击猫,统统不敢称自己为啤酒厂,大家要么在用餐厅的执照打擦边球,要么在代工借助别人的执照做品牌,而王睿则是实实在在的拿到了生产许可证,这一用就是两年。


两年的时间,王睿又陷入了自己的小宇宙,一个人从零开始学习政府的所有相关政策,研究各个职能部门的运作方式,发改委、食药监、工商、税务,找到了他们中间的突破口,拿到了执照。就像 IT 工程师在不停的寻找着代码上的漏洞一样。事后,王睿还在多个场合不止一次分享过相关的经验,到目前已经帮助很多人用类似的方法达到了目的。


实际上,造成王睿用了两年时间还有另一个原因——一场火灾。


05



大火


2015 年 4 月 11 日,酒厂隔壁的包装厂失火,点燃了王睿的啤酒厂,一夜之间,一无所有。


王睿和太太看着一片火海,毫无办法,但他们都知道这绝不是结束。


第三天,高岩为王睿发了一条朋友圈,开始了一次拯救丰收酒厂的倡议。精酿行业的朋友圈被刷屏,捐款的、订货的、为丰收做活动的、免费提供设备原材料的,精酿啤酒行业因为王睿的一次事故,精诚团结的围在了一起。


40 万,几天时间王睿筹得了 40 万捐款,救了他命的 40 万。


为了回馈大家的帮助和期待,王睿跟太太毅然的放弃了索赔的权利,不再浪费时间跟事故方要索赔打官司。撕掉了酒厂门上的封条,清理了价值 200 万的垃圾,重新设计,重新装修,重新购进设备,重新开始生产,重新办理生产许可。


2015 年 11 月,成都丰收酒厂的生产许可正式到手,他们成为了精酿啤酒行业不死的传奇故事。


06



高歌猛进


2016 年初,成都丰收正式将旗下产品重新做了品牌设计,以“道酿”的形式对外销售。


2016 年底,成都道酿已经销售往 30 多个城市的 200 多家酒吧,他们的道酿伏魔 IPA、腾云小麦都是精酿啤酒行业口碑销量双丰收的上佳作品。


2017 年初,王睿又为自己倒腾了一套易拉罐灌装线,他突破了小型啤酒厂小型包装的问题。后来也有很多品牌在找王睿寻求这方面的帮助,他都分享了从法律、灌装技术,到供应链等方面的小窍门。像以往一样,他又走在了行业发展的最前面。


我们相信,在未来国内的精酿啤酒会以易拉罐作为主要形式,这会是一个浪潮,而这个浪潮的开拓者,正是王睿。也许,道酿的酒不是最好的,但他们开拓出来了大家能走的一条路,这才是王睿这套灌装线的意义所在。


2017 年 5 月,北京有一家新店正式开业,挂牌——道酿啤酒坊。



道酿北京店开业

5 月 6 日 

开业大爬梯抢票开通

200 杯道酿请你喝


111.jpg


333.png


经过三个月的筹备和两个月的测试,道酿北京望京店终!于!开!业!啦!5 月 6 日下午 5 点,王睿将亲自打开新店的大门,迎接各位爸爸的到来。


444.jpg


555.jpg


666.jpg


777.jpg


888.jpg


999.png

000.png


1111.jpg


2222.png


第一次酿酒



imbeer:你第一次酿的啤酒是什么风格?

王睿:根本不知道什么风格。


imbeer:那你怎么酿的?

王睿:我第一次酿酒,连糖化都觉得特别小心翼翼,多一度少一度,因为不太了解里面的原理,对比较就更不知道了。酵母也不知道,我手里有什么就就用什么酵母,完全没概念。发酵温度肯定是常温发酵,因为那个差不多是 20 来度,所以应该是一个艾尔,但是具体是什么风格,它归类于哪一个完全不知道。


imbeer:颜色呢?

王睿:是一个淡色的,因为那个时候你也买不到水晶麦芽,买不到烘培类的,所以只能就做淡色的。


imbeer:酒精度多少?

王睿:不知道。就是酿出来有酒味了,成功了,是啤酒。


imbeer:有泡沫吗?

王睿:没有太多气,因为那个时候对糖的添加量没概念,又怕炸瓶,很害怕然后就少加一点,而且是装在矿泉水瓶里面,所以相当于没有泡沫吧。


第一笔订单



imbeer:还记得最开始卖酒的时候有多难吗?

王睿:最惨的就是第一年,2009 年开始投产,2010 年的元旦,整整一年颗粒无收,卖不出去。因为有几个原因:第一那个时候没人认可精酿啤酒这个事情,甚至连这四个字都还没有,就是以我们自己酿的啤酒的名义在出售。第二,本身我们的酿造技术和工艺也还需要大量的提升。第三,后期的稳定性没有保障。酒到了酒吧,上了机器,是否能打出来,稳定性如何,一会打出来泡沫特别多,一会打出来又没泡沫。一会打出来特别浑,一会打出来又特别淡,当时都遇到了所有的问题,只能一点一点的去解决,先解决酿造的,然后解决终端的,机器的设备的问题。到现在也有很多人也会遇到这样的问题,你就知道我们当时有多难了。


好在那个时候有两家店,完全是朋友,铁了心帮我,说到我那卖,虽然朋友帮你,但是你也给朋友添了很多麻烦,一到晚上就打电话,王睿你那个酒有什么问题,打不出来了,王睿你那个酒怎么打出来全是沫,然后大半夜的,赶快去给别人做售后服务。其实当时经历了特别多这样的事情,因为国内也没有什么正规的学院教你这些事情,完全靠自己摸索,没有老师,工业啤酒的那群人就是觉得你完全是在瞎胡闹。


生产许可证



imbeer:拿执照的事情,算是血泪史吗?

王睿:我觉得那比做啤酒难受多了,因为你要去了解政策才能找到办法,做啤酒反而轻松多了,你就和机器打交道、和麦芽打交道、和水打交道就行,大不了和客户打打交道,然后用你的产品去打动你的客户,我觉得已经很轻松了。但是你去跑国家政策这块很麻烦,真的很麻烦。


imbeer:在这件事上,你绝对是开创了先河。

王睿:对,但是我们拿到这个许可过后,我们并没有非常保守的去看这个事情。在很多公开的场合以及私下的场合,我们还是把这一个方法和经验,告诉给所有立志于在精酿啤酒要想做这个方面的,比较诚恳的一些朋友。让他们从我们啤酒厂的方法中,找到他们自己如何办理的方法。到现在已经有三家啤酒厂都是用的我的方法已经拿到了这个许可。


imbeer:你拿到执照这件事,你觉得,对于中国精酿来讲到底意味着什么?想过这个问题吗。

王睿:首先我觉得,中国精酿目前圈子还不大,很小,但这个圈子一直都有分享的传统。我们为什么能酿啤酒?为什么能够在中国酿的还不错?还能够有市场?我们并不是得益于,我们去哪个地方学了什么东西,授权了什么。我们都是得益于因特网,得益于开放的知识分享,和这样的观念。为什么别人会把这些知识和一些方法放到网站上?而我们却要保守的将知识占为己有呢?所以我们要把这个东西继承、保留和传播出去,让更多的人,用更新的思维方式和更新的观念去看待我们的这一个行业。


火灾



imbeer:火灾的现场你还记得吗?

太太:火灾的现场,我们当时赶到的时候,王睿一下就跳下车,然后冲到厂里面。当时发生的事情,不停的有火苗飞出来,我差点连车都被顶出来了,所以我把车停到大门外边去,然后跑进来,找他。我当时第一反应是非常害怕,就是怕他出事。我当时其实真的已经被吓的整个人都傻掉了,但不能让别人看出来,得扛着那股劲。发生这个事情之后,我连磕睡都打不了了,我更不敢和王睿两个人聊这件事,有些东西心照不宣,但是你一定不能说出来,说出来,那个气氛就完了。从头到尾我们就探讨一个事情,然后不能掉眼泪,什么都不能,只是说我们应该怎么把这个事情处理好,我们该怎么办。



第二天,是我来处理的现场。其实人有时候发生一些事情的时候,心里的那种落差,到这里来是很难面对,尤其是王睿。他一来这里,情绪上有很多东西是控制不住的,所以当时我让王睿别来,我说我来。找了一个厂里的一个小伙子,还有一个小妹,就是财务,跟我一起过来的。




— END —


阅读原文

评论

发表评论
0/300

相关啤酒

相关酒吧